黄冈战“疫”山东交出“学霸级答卷”-梁山武功排名
  1. 首页
  2. 新闻动态
  3. 正文
编辑:黄冈战“疫”山东交出“学霸级答卷”           发布时间:2020年02月24日 13:31:29

黄冈战“疫”山东交出“学霸级答卷”

“我们当时要求所有的患者都吃中药。”起初,贾新华根据中医辨识指标,有针对性地搭配药方。尽管如此,这个治疗方案还是遭到了部分患者和当地医生的质疑。“后来我们就没做硬性要求,只给接受中药治疗的患者开药,两天后,他们病情有明显改善,其他患者也接受了。”贾新华说,如今两个病区服用中药的患者占到了95%以上。

转眼一个月过去,第一批出征的勇士,坚守在异乡,情况可还安好?这是连线前记者一直惦记的问题。

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被称为黄冈“小汤山”,是黄冈患者集中收治、集中管理点。山东首批援湖北医疗队大年初一出征,入驻于此,138位医疗队队员参与、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工作流程、工作规范从“无序”到“有序”,这支队伍在黄冈战“疫”中交出了“学霸级答卷”。成立“中医小组”,发挥地方优势

“我们要求所有的医生、护士只要在病区内,都要跟患者沟通,了解他们的需求。尤其紧张、焦虑较为严重的,还要进行进一步疏导。”贾新华告诉记者,每一位出院的患者都会通过讲述自己的故事,给其他的患者加油鼓劲。

静脉穿刺更是每天都有的护理内容。而穿着3层防护服、戴着3层手套,佩戴着护目镜,静脉穿刺的难度更是提高了不少。一位血小板低的患者无法进行深静脉置管,所有静脉用药只能依靠留置针,而刘兆奇每次都能为患者穿刺成功。还有的病人治疗很多天,手脚的静脉几乎都打遍了,刘兆奇从手指上找到细如发丝的血管,也能一针见血。

像贾新华一样,这里的每一位医护人员微信中都有几个患者家属的微信,一方面跟患者家属沟通患者的情况,另一方面还要疏导家属的情绪。“多管齐下,还是比较有效的。”克服困难完善工作规范

记不住名字没关系,他们有个共同的名字叫亲人,认不清样貌没关系,他们有个共同的形象是手足兄弟。

增加人文关怀进行心理疏导“这个病能治好吗?”起初,刚收治进来的患者对于新冠肺炎都有这样的疑问。由于对疾病没有充足、全面的认识,紧张、焦虑成为前期收治到黄冈“小汤山”患者的“通病”。

医疗救治,他们想到中西医结合、因地制宜的方法,一切为了病患,他们尽心尽力;心理疏导,他们及时了解病患精神状态,给予鼓励安慰,给患者增强信心,注入力量;护理康复,他们不仅治病救人,还提高患者生活质量,他们援助的不单是医疗力量,还带来亲情友爱。

“语言沟通是最大的障碍。”为了加强与患者的沟通,杨汝燕带领她的队伍建立了“沟通本”,把日常用到的短句、词语都写在上面,拿出“沟通本”就能明白对方的意思了。

1月27日19:00,山东首批援助湖北医疗队正式入驻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1月28日23:00,收治黄冈市中心医院转来的第一位患者。

“当前,我们的工作重点是提高重症、危重症患者抢救成功率以及提高黄冈的医院诊疗水平。我们对未来的工作充满信心。”2月21日,山东中医药大学第一临床医学院副院长、肺病科副主任、山东第一批援助湖北医疗队队长贾新华在与记者连线时如是说。

在黄冈“小汤山”的ICU病房,危重患者陈先生尽管身体虚弱,但仍撑着力气,对山东医疗队的护士说出了他的肺腑之言:“我要有三个这样的儿子多好啊!”陈先生说,有他们在,“我可以大胆睡觉、大胆吃饭,我们虽然不是亲生父子,但胜似亲生父子!”

在黄冈的这些天,队员们听到的最多的湖北话就是“谢谢”。尽管在黄冈“小汤山”工作了近一个月时间,杨汝燕依然忘不了刚进黄冈“小汤山”的情景。“欢迎山东医疗队来到黄冈,帮我们度过最艰难的时期,感谢山东人民,感谢山东医疗队。”“来到黄冈‘小汤山’第一天,医院大厅聚集了五六十位志愿者,看到我们身着统一服装进入医院时,他们用这样的方式欢迎我们的到来,对我们触动很大,使命感、责任感油然而生。”杨汝燕说。

不是亲人胜似亲人时间回溯到1月25日。山东省第一批援助湖北医疗队于当天晚上乘坐专机出发,138人赴黄冈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在他们进入登机通道的那刻,现场的机场安勤人员整齐挺身,举起右手,就这样保持着敬礼的姿势,目送他们,直到最后一人登上飞机。这是对勇敢者的敬意。

黄冈战“疫”山东交出“学霸级答卷”

“感谢远道而来援助黄冈的医生护士,1969-1975年在青岛北海舰队服役的黄冈籍老兵阮师傅敬上。”这是湖北黄冈市一家超市的工作人员受一位73岁老人的委托,写在送货单上的话。由于所居住的小区一直处于封闭状态,他在网上订购了8箱牛奶,配送到黄冈“小汤山”。在通话中,老人说:“之前我在山东当兵,对山东充满了感情,你们重感情、讲义气,这次山东医疗队来救我们,我们无比感谢,只盼望都能平安凯旋!” (本报记者邱天)

济南市中心医院重症医学科刘兆奇由于专业技术过硬,熟练掌握各种品牌、型号的抢救仪器,被任命为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南1区4楼ICU护理1组组长,带领其他6名同事,每天承担一个班次的护理工作。每个班次4个小时,但从出发到回到酒店,需要7个多小时。

原标题:黄冈战“疫”山东交出“学霸级答卷”

听到最多的湖北话就是“谢谢”

“患者一旦进入病区是不允许家属探视的,会产生孤独感。”对此,医疗队不仅要制定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案,还要投入时间精力进行心理疏导。

湖北黄冈方言的“谢谢”,乍一听不容易明白,但现在每一位队员都对这个词十分熟悉,这是发自内心的声音,这是表达亲情的声音。

然而,在此过程中还要解决中药的供应问题。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是新院区,进驻时设备并不完善,没有中药房和煎药室。面对这个难题,贾新华和医疗队队员与黄冈市中心医院进行对接,通过老院区的中药房,来供应黄冈“小汤山”。

杨汝燕是山东省胸科医院呼吸七病区护士长、山东第一批援助湖北医疗队普通组副队长,主要负责病区护理的管理和协调工作。刚到黄冈“小汤山”时,因为有些设施还没有完善,没有取暖设备,没有热水,没有隔离指示牌。“我们就地取材,用胶带做指示牌,用黄色塑料袋做警戒线,24小时轮流开展工作。”

“我们开好方子,用手机拍照传给中心医院的药房,他们抓到药熬制好,再派专车从医院送到这里,来回20多公里,每天至少送一次。”贾新华坦言:“黄冈市中心医院的中药煎药机很少,所以工作量很大,大家都付出了很多。”这让贾新华充满感激。

在这里,医护人员成了“全能超人”,基本上承担了病区里所有的工作,不仅要随时监测患者病情,熟练使用各种仪器,进行医疗护理,还要给他们喂饭、打水、吸痰、排粪、倒尿、擦拭身体、打扫卫生、消毒、搬运物资,甚至马桶坏了,也只能自己动手修理。

“你们对我这么好,谢谢你们这些天对我的照顾。”说这话的是黄冈“小汤山”第一天接诊时从黄冈中心医院转来的一位重症患者。“他刚来的时候插着气管插管,经过20多天的治疗,现在已经撤掉了呼吸机,肺功能得到改善,已经转到普通病区了。”刘兆奇告诉记者,这位患者因为医护人员娴熟的技术和无微不至的关怀在离开 ICU时对山东医疗队依依不舍。

自此,每隔2至3天,一批援鄂医疗队就从这里出发。

中医出身的贾新华在进驻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之初就在脑海中形成了“中西医结合”的诊疗方案。在他初到黄冈时,国家卫健委印发《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四版)》,该方案提出“各有关医疗机构要在医疗救治工作中积极发挥中医药作用,加强中西医结合,建立中西医联合会诊制度,促进医疗救治取得良好效果。”黄冈“小汤山”开始接收病人后,贾新华迅速成立了“中医小组”,有6位中医学背景的医生分布在东、西两个病区。